null

在愉快的笑声中,结束了这场由正式例会演变而来的交流会。大家的心早就飞回了家里,老板通知提前放假,当天记录全勤,我们一阵欢呼。思乡之极,背上包包开始回家的旅程。
火车上,公司群消息滴滴滴个不停,老板和几位老总轮番在群里发红包,大家抢的不亦乐乎。我不太喜欢微信里有零钱,公司群里抢到的红包,抢到多少就发多少出来,钱多钱少无所谓,图个高兴,是吧。我跟她的第一次互动就始于这场红包大战。
我本来想累计到两百块的时候再发出来,结果一个同部门同事起哄说我拿了好几次最佳运气,非要我发红包,这时候我的脸皮薄了,连续发了两个不大不小的红包。隔了好一会,她冒泡了:就一会儿没看手机,两个红包一个都没抢到。我回复说给她单独发一个红包,说完就发了一个单人红包,同事们很识趣,都没抢。她抢到红包之后发了一个表情包,我就给回复了一条语音表情包,她更厉害,回复了我一个更牛的语音表情包。我笑着,收藏了表情包,继续回复了一个表情包,内容是:好了,二狗,你不要再说了~看样子似乎是要跟我斗图了,回复了一个“二狗子~”呐喊表情。本来我就没有斗图的习惯,一下子就败下阵来。正想去收集表情包准备斗图的时候,高管们陆续开始发红包了,大家忙于刷屏找高管要红包,我跟她的第一次互动就这样结束了。
春节期间,群里每天下午都挺热闹,她似乎是很少关注群消息,只是偶尔冒个泡,而我在她没有出现的时候,我也不吭声,她要是出现了,我就紧跟着吆喝一下,表示我也在呢~可惜,她并没有太多的回应,也许,再她眼里,我仅仅是一个刚刚认识的同事而已。
时间过的很快,没几天就要上班了,收起玩乐的心,回归到正轨,依旧是每日外出跟供应商洽谈合作,部门领导给人事部打了招呼,外出不需要记录考勤,以定位拍照反馈作为我们的考勤,对我们的要求很简单:结果!
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周,老朱电话告知我,他调岗了,新的职位是供应链经理,监管运营部,我和另外两个同事被调到了他的部门。我高兴坏了,一方面是不用在受之前那个夹板气,另一方面是每周有固定的时间需要在办公区坐班,这样我就能看到她了。
某个周一,回到办公区,才发现整个运营中心的座次都变了,意外的是,行政安排她坐到了老朱的旁边。在公司坐班的时候,我依旧经常去找老朱,大事小事,反正只要涉及到跟老朱的对接工作,我都去找他,老朱不胜其烦,好几次都冲着我说让我走远一点。每次我都乐呵呵的走开,然后隔不了一会儿再去找他。因为找老朱的时候,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看着她,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我觉得她的侧颜就已经很好看了。
有时候她听到我跟老朱讲话,会侧过头来看这边,我每次都假惺惺的撇过脸,假装正经的跟老朱继续对话,不与她的眼神对视,当她忙自己的事的时候,我再看她。就这一点,我心里就乐开了花,那时候依旧没有跟她有过直接的对话,但是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。

<未完待续>
上一节 她叫郭成园(2)
下一节 她叫郭成园(4)

2 thoughts on “她叫郭成园(3)

  1. 自定义说道:

    能写出来的,为什么我隐约感觉又没戏~~~

    1. 小五说道:

      @自定义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的~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