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ll
国庆节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,我终于想起来写这篇日志。

回到家,只待了一晚上,第二天中午在家吃过饭,出发去市区,跟老同学们汇合。不太记得上次我们几个同学聚在一起是在什么时候了,感觉很久了。这么多年,我最亲的朋友们就是这几个老同学了,嗯,高三的同学,时间过得真快,都高中毕业十年了。大家分别上了不同的大学,毕业之后找了不同的工作,各自都有自己的一番天地,稍微年长的魁哥已经是儿女双全,曾经的中场王善哥即将当上爸爸,远在北京工作但是经常出差全国的小欢努力成为了一位首都市民。只有我和5477,单身犬两只,唉~从工作了快七年的单位辞职之后,我的圈子越来越小了,加上我不是很擅长维护人际关系,导致现在跟我关系好的女性好友仅剩下一个,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小表妹~@阿小宇啊

路过她的小镇,我心里一阵期待,她会出现在路边吗?我会遇见她吗?这就是我的无所谓与不甘心。

停,打住~

汇合之后,我们去了江边,我高三在那待了整整一年都没去过江边,那边有片林子,叫快活林,我们哥几个躺在秋千上,聊聊人生,谈谈理想,回味一下已经过去多年的美好时光。

给表妹打了电话约在快活林见面,嗯,说了要请她吃饭的,不过这次是带她蹭饭,省钱。打电话的时候哥几个还在调侃我,说什么表妹撒,不就是情况嘛。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听,说我为人不真诚,虚伪。结果当他们见到表妹真人,一个个傻了眼:我勒个去,还真是表妹!我就骂他们,一个个一肚子坏水,就我一个老实人,不说假话。

善哥提议去市政广场那边吃饭,大家伙都附议。

吃饭的时候,除了表妹和善嫂,哥几个都喝了点酒,不知道具体多少,反正边喝边聊天,有说有笑,挺好的。其实表妹本来也有同学聚会,大概是因为相对于她的追求者,她比较“喜欢”我一些,所以推掉了。但是同学聚会往往是有下半场的,表妹实在推脱不过。饭后,我送表妹到她们同学的聚会地点,一个叫娇娇的小美女过来接她,打过招呼,然后嘱咐表妹别玩的太晚,要记得给小姨打电话。分手之后,我去找哥几个汇合。

......

凌晨一点多,我似乎是清醒了一些,大家伙找地方宵夜,我脑子很晕,很困,趴在吃宵夜的小桌子上差点睡着。魁哥给我找了附近酒店,安顿我,我没洗澡,直接睡了。

第二天一早醒了,洗漱过后,给哥几个打电话,5477大清早就开车到外地参加喜宴,善哥似乎喝多了,还没起床,喊上魁哥去吃饭,早餐中饭一起解决。喝着汽水,聊着天,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想了好久,才发现,我的记忆似乎被抹掉了,跟表妹分手之后,直到大家伙一起吃宵夜,两者中间那段时间,我死活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。我问魁哥,我是怎么跟你们汇合的,魁哥有点诧异:你给我打电话,我给你指路啊。瞬间头痛的要死,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,查看手机通话记录,似乎是这么回事。

这件事折磨了我好久,我使劲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我的记忆到哪里去了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