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位新年快乐,祝福各位在新一的年中万事如意! 其实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,跟标题中的未成年少女互删也久到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。最近一年因为让我发愁的事情很多,记性很不好,总是忘记发生过的一些事情。趁着今晚没跟亲友们打牌,边想边写吧,花了[…]

周三的时候,我发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:我的相亲路(5) 第六次。开头的时候我就说管我红线的月老脑子被水灌了,也有可能是多年前灌的水终于在那天漏完了。其实吧,那天写到很晚,想想肯定是写不完了,不得不先发了一篇。今天要写的跟上篇类似,只是不同的人[…]

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,可能是管我红线的月老脑子被水灌了,也有可能是多年前灌的水终于在今天漏完了。自从今年春的时候我跟爸妈发过脾气之后,我爸妈不再主动替我张罗相亲的事,但是每次跟爸妈通电话,他们总是催我,我的回答永远是:一直在努力,从未放弃过。[…]

大年初三早上,前一天奋战到半夜还在睡梦中的我被楼下的爸妈叫醒了,听得出来是大伯到我们家来了,点名要找我,我半梦半醒的还以为大伯喊我去打牌呢。犹豫了那么一秒钟,从被窝里伸出手感受了一下被窝外的温度,真特么冷,使劲裹紧了被窝。不一会,大伯推开门[…]

9月19日,晚上,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,例行问了一下我在武汉的生活工作情况,直奔主题: 事情是这样的,家里一个叔叔中秋期间回老家喝喜酒,然后跟我爸聊天的时候得知我还没结婚,然后就说起他一个关系好的朋友的女儿也在武汉工作,单身,所以想撮合撮合。[…]

正夏,某天下班之后,善哥去接嫂子下班,顺路载我回家。半路上,他说请我吃饭,我问:真的假的?今天什么日子,居然请我吃饭?善哥就说感觉好久没一起吃饭了。我想也是哦,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起上班一起下班,但是由于我的小窝离他家还是有点远,很少在一起[…]

2015年,九月份吧大概,某一天晚上,老爸给我打了个电话,寒暄了一会,我爸突然转变画风,貌似很严肃的跟我讲说有人给我介绍对象,问我有什么想法。我懵了,虽然催了我好几年了,但是从没有让我去相亲或者让我带个女朋友回家之类的。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,[…]